返回首页 > 您现在的位置: 我爱三亚 > 百姓生活 > 正文

三亚民宿:一条街150家,100大床房卖不出去

发布日期:2023/1/4 17:53:19 浏览:164

在很多人心中,退休后去大理,或海边开间民宿,是人生的终极理想。既满足了“隐退江湖,远离纷扰”的内心渴望,又可以交换来自天南海北的故事。

但现实却不是这样。

2021年底,我来到三亚网红打卡地天涯镇,成了一名民宿管家。近距离接触到很多民宿经营者后,我发现疫情之下,他们的生活全是一地鸡毛,根本没有诗和远方

流浪工程师:开客栈破产后,他选择隐居山林

柳林是我在三亚认识的第一个人。

去年11月,失业的我在豆瓣上发了一篇长帖,吐槽生活的不如意。他给我发了一条很长的私信,说了些心灵鸡汤,还讲了自己的故事,说自己在天涯海角边租了个院子,养花种地,谁料一场火把院子烧了。

他的民宿弄得很好看,“燕归我家”的名字也吸引了我,和我名字有同一个字,我问他为啥取这个名,他打字超快,劈里啪啦一堆字,跟我解释了半天。

三亚旅馆

打开网易新闻查看精彩图片

在院子里给植物浇水的柳林

后来我才明白,这是一个活在自己理想国度的成年人。

来三亚之前,他留校当过老师,在秦皇岛做过工程师,后来自己创业,管理几十号人的团队,据说年销售额千万。他曾全国各地出差,总把深圳的华强北挂在嘴边,对那里门儿清。

但妻子突然跟他提了离婚。两人在他当老师时认识,妻子是她的学生,互生爱慕,她嫁给当时只有农村土房的他。据他讲述,随着妻子的慢慢成长,他不再能成为她的人生导师,于是二人和平分手。

婚姻的变故让他决定放弃现有的一切,换种生活来过。

七年前,柳林只身来到三亚,在天涯镇黄龙街开了一间叫做“燕归我家”的民宿。

三亚旅馆

打开网易新闻查看精彩图片

柳林的民宿招牌

那是2015年,他刚开始做民宿,起步早,天涯镇还没有这么多竞争对手,“燕归我家”的价钱也便宜,顺利存活了下来。民宿有19间客房,从清洗床单被套、打扫客房卫生,到前台接待等所有事情,都是他一个人做。可想而知,每件事情都做得马马虎虎,因为卫生问题,几乎没有回头客。

疫情来临后,柳林的民宿无法盈利了。

2021年,他选择关门闭店。民宿关门那天,他收拾了两大卡车的东西,房子里还留下了一堆无法带走的物品,房东颇有怨言,说他“整天骑着三轮车到处捡破烂”。

三亚旅馆

打开网易新闻查看精彩图片

柳林的爱好之一,改装车辆

去年五月,他在天涯镇村里重新租了个院子,准备重新做个主题民宿。

七月的一天晚上,他在海边跟朋友相聚,回来时发现院子里火光冲天,消防人员正在紧急灭火,所幸院子是独门独栋,没有殃及到别人。但他的所有物品,洗衣机、冰箱、电脑、U盘、现金以及身份证全都烧掉了。起火原因是一台自己动手改装的电动车。

回想起这段经历的时候,他说,自己能活着真是太幸运了。

三亚旅馆

打开网易新闻查看精彩图片

院子失火时,被烧毁的房间

我后来又问过他,为什么是三亚?

他说,为了等一份爱情,“我民宿是为了老板娘开的”。

网红打卡地不乏才子佳人的浪漫故事。柳林在网上相亲无数次都失败了,没有爱情也没关系,他就想成个家。他曾在soul上搭上了一个女人,天天老公老婆喊着,女人也来了三亚找他。

我对他唯一的女友很好奇,“后来呢?”

他说,“前女友对我下不了手”,除了牵牵手抱一抱,其它啥事也没干。

我心道确实。不说他双脚常年黝黑黝黑的,我无意中还看见过他边吃土豆边抠脚的画面,“你也得顾及一下别人的感受”,我想说的是,你把自己稍微收拾一下,话没有说完,被他打断,“我只顾及自己媳妇的感受,我不需要顾及别人”。

三亚旅馆

打开网易新闻查看精彩图片

我想这块牌子代表了柳林开民宿的初衷吧

院子被烧光以后,他搭了个箱子继续住。

我去过那个满是杂物、还被一把火烧过的地方。所有东西,棉被枕头、电钻工具、插座插排杂七杂八全堆在一起,他晚上就枕着这一堆东西睡觉。有个老式电饭煲放在睡觉的木床边沿,他翻个身就会打翻或者踢倒电饭煲。这个地方甚至会让我想起小时候见过的猪槽。

但柳林在天涯镇的人缘很好,有人评价“这人头脑非常聪明,也是一个很善良的人,乐于助人”。天涯镇如果有人搬家,他有求必应,能立马放下手里的一切,开着电动三轮车出发。

院子失火后,柳林之前的一个同事立马联系了他,还给他转了一大笔钱。后来他才知道,这钱是早年间创业的时候,手下员工们私吞的。这个同事心里过意不去,把钱还给了他。

三亚旅馆

打开网易新闻查看精彩图片

失火后,重建的院子一角

又辗转了一段时间后,他搬去了山里,他说隐居山林是他的心之所向。听说这个决定后,我脑海里响起了那句他时常挂在嘴边的话,“开民宿的人都是很有情怀的。”

身系全家生存的全职宝妈:隔空千里管理民宿

通过柳林介绍,我去了一家名为“海鲸”的民宿成为了民宿管家。

这家民宿有三位股东,其中许梦直接管理民宿。她负责运营民宿的所有账号,包括订房网站、携程旅拍笔记、小红书、朋友圈,还要操心客服工作和员工管理。

比较特殊的地方在于,她基本全年待在北京,从我入职到离开都没有见过她本人。

许梦今年四十岁,老北京人,人称梦姐。她爱人是三亚土著,在本地有全职工作。但为了孩子能享受北京的优质教育资源,许梦只能一边在北京带娃,一边管理“海鲸”。因为身系生存,这家投资了近200万的民宿的经营至关重要。

“海鲸”的规模不算大,有九个精品房间,最贵的一间270度海景房,旺季时每晚要1280元,淡季直接400块拿下。还有500元的大床房,淡季特价100元出头。

三亚旅馆

打开网易新闻查看精彩图片

海景民宿,观海咖啡厅

但这家民宿经营了近一年,别说盈利回本,每日流水能覆盖住当日支出就不错了。

这让许梦非常紧张。她每天时刻盯着手机,美团携程的咨询信息都是秒回。她在北京远程上班,和员工一样每日登录房态系统,隔空遥控1000公里之外的“海鲸”。

民宿安装监控摄像头是公安机关的要求,每个营业场所都必须配备无死角的监控。许梦通过分布在前台正上方和门口的监控摄像头,能监控到每一位员工的状态,你打个盹儿,脚踢到插排线材了,人家立马电话通知店长。员工最怕她的夺命call,店长每次接她的电话都能打一个小时。

她超强的控制欲真的快把员工逼疯了。

有一天经营业绩比较惨淡,房间没有卖出去几间。

有客人上门来看海景房,听完价格以后砍价,民宿的另一个管理者当时在店里,同意了客人的砍价,折扣超出了许梦制定的“14:00后,客房打4.5折”的范围,原价1000块房间以400块不到的价格成交了。

最后,当天值班的我被梦姐在微信上连连追问,这个价钱卖便宜了,是谁卖的?以后谁也不能自作主张,价钱必须过问她,她同意才行。

三亚旅馆

打开网易新闻查看精彩图片

在海景民宿房内看天涯镇

还有一次,晚上九点左右,我接待了一个预订客人,为他办理完入住。十几分钟后,客人要求换房,理由是马桶坏了。我马上同意为他办理换房。换好房后,我把原本的问题房间的状态变更为“未打扫”。因为前几天被许梦再三告知过,不能锁房态。

但是,这间问题客房,半夜被预订了,客人凌晨到店办理了入住。

第二天上午,我准备外出,群里的消息“叮叮叮”响个不停。他们问我,“你看房态了吗?”当时我没有当值,看不了房态。心里疑惑,被客人投诉了吗?

得知问题房间被入住后,我在群里询问,为什么未打扫的房间还能被预订?没有人回复我。

我感到很委屈,据理力争,后来回想简直是自杀式辩论,“我上班之前,问题客房就没有被锁。早班同事没有锁,店长也在现场,他们也没有要求锁房,所以我把客房卫生变更为未打扫。”

“你是这么跟店长说话的吗?”许梦气炸了。

我跟民宿店长在微信群吵了起来,最后直接在工作微信群撕破脸。这件事成为直接导火索,我收拾行李离开了这间民宿。

三亚旅馆

打开网易新闻查看精彩图片

天涯镇的巷子里

后来我想了想,真的是我做错了。对错不重要,真相也不重要,保持沉默、维持和谐才重要,老板和店长的体面最重要。

但日子继续,我换了一家民宿继续上班。

有天,我突然接到一个从北京打来的电话。

接听后,对方语气生硬,“我是许梦,我警告你,不要再去我的店里骚扰我的员工,也不要加我员工的微信,更不要去我的店里闹工资,我不少你一分钱。像你这样阳奉阴违的人,情商一点也不低,精明得要死......”

我血压上升,“啪”地中断了电话,感觉莫名其妙,拉黑后还看到三个拦截电话。还有一条拦截短信,“你拉黑了我,但我这里保留了我们所有的微信聊天记录,也有你所有的视频监控”。

这都是哪儿跟哪儿?我瞬间回想起来,我曾经跟同事说过的每句话,都被添油加醋地传到了许梦那里,所有的话都变了味儿,甚至无中生有。

三亚旅馆

打开网易新闻查看精彩图片

天涯镇的日落

我开始怀念大城市,职场更简单,谁也没空搞这么多屁事。

虽然我对许梦的黑白颠倒很生气,但也理解了她的不易:开民宿的并不一定都是家里有钱玩儿的,有的是全部身家都搭上了,容不得一点差错。

诗与远方?扯上生存,都是一地鸡毛。浪漫的幻想第一次被戳破了。

家里有矿的土著公务员:“经营民宿太难了”

文哥是个地道的三亚土著,所以他特别不理解我们这些人,不远万里飞来三亚就为了看海?

“大海有什么看的?海边长大的,从小看够了!”

[1] [2]  下一页

最新百姓生活

欢迎咨询
返回顶部